鉴定专家李宗杨

邯郸古玩网 本文有1232个文字,大小约为6KB,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近几年来,伴随着科技进步,量子检测、磁感应线检测已经得到普通藏家的普遍认可,并亲身进行一系列盲测,用实际行动去证明检测结果的真实性,尤其是在北京、无锡、上海均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但是我们也看到,科技检测古玩年代、真伪动了古玩圈一部分人的奶酪,这也是这些年为什么在民间已经普遍推行,但是在“上面”却得不到承认的根本原因,科技检测撼动了一些古玩利益集团的利益,当然,也有的利益集团持观望态度,也可以说摇摆态度,下面给大家分析一下,老朽给利益集团大致分三种:第一种是反对派;第二种是观望派;第三种是支持派。

反对派:这一利益组织非常庞大且复杂。

主要构成是以博物馆专家团和电视鉴宝专家团,其次是民间鉴宝专家,因为科技检测直接冲击了他们的利益,肉眼鉴定再也挣不了钱,还有可能有的藏家会拿着科技检测报告找他们麻烦,那么这些人权威荡然无存。比如说博物馆系统专家杨伯达、吕成龙、耿宝昌、李宗扬、蔡国声、丘小君等等,越出名的肉眼鉴宝专家越会阻止科技检测。

其次还是博物馆系统,这些年的掉包、征集失误,如果承认量子检测、磁感应线检测是有效的,那么这些已经得到利益的人也会拼命阻止。

观望派:这一群体很小,主要分两类人。

一类人是收藏群体,还是传统观念,认为肉眼专家靠谱,宁愿相信肉眼,不相信机器,但是凡是参加过盲测的收藏家,都会信服量子检测、磁感应线检测。

另一类人是巨头古玩经纪人,这一类人处于观望态度,犹如天平,这一小群体可以左右富豪们的思想,如果程寿康、仇国仕、李鉴宸推荐使用量子检测机器确定年代的话,那么很多富豪阶层也会使用,上行下效,这种影响力是非凡的。

支持派:这一群体很复杂,各种心态较多。

这里有确实是为古玩鉴定,为民藏做贡献的人群,有科学家,有企业家,比如说香港企业家邱季端,但是也有不怀好心的人群,想借此利用某种变卖自己的古玩,也有支持民间藏家,搞活古玩市场的一群人等等。

总之,老杨认为,时代在进步,科技确实可以代替肉眼承担一部分工作,但最好是肉眼与科技结合,互相承认,而不是现在闹得水火不容,武汉疫情,中医发挥了重要力量,难道说中医不行吗?但是疫情是西医,但你说西医也就好吗?我孙子一个感冒,中医刮痧、拔火罐马上就好,西医就要花2000多元,但最关键是技术人员是否有良心,这也是现在医院之所以被人骂的原因,一切为了钱!

鉴定专家李宗杨

古玩界鉴定专家鉴宝会有哪些怪现象?

一场鉴宝会,少则一人、多则三人、四人,什么都可以看,什么都会看,200元一件鉴定费,收的手软,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专家十几年前金缕玉衣事件声响还没消失,现在的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专家又开始四处骗钱了,这就是我们今天的古玩鉴宝专家。

什么是古玩界权威?最高的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成员杨震华、鲁力都在骗钱,什么是权威,史树青、杨伯达都可以为了500万出场费搞虚假鉴定,这就是今天的古玩界。

有良知的古玩鉴宝专家不出来,躲着,马未都、李鉴宸、耿宝昌,你们到底躲什么呢?到底怕什么呢?马未都只谈文化,不谈真假,李鉴宸只做学术,不谈真假,耿宝昌只写写书法,不谈真假,为什么?

我不知道我们的古玩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这么混乱?造假变成一种正规职业,鼓励造假,造假者变成工艺美术大师,一个徐朝兴,一个黄云鹏,天天被吹捧,还有盗墓者远比考古者技术高100倍。

虚假鉴定、虚高价格,今天的古玩鉴宝活动实在看不下去,2019年以前,我去了20多家假拍卖公司参加鉴宝活动,开了李宗扬、蔡国声、叶佩兰、李知宴、蒋文光、王中信很多证书,但现在想起来,都是垃圾。

古玩界,再也不是80年代以前了,那时候古玩专家有德行、节操,现在的古玩专家是砖头。

如何评价央视《寻宝》节目的四位鉴定专家

鉴定专家李宗杨

书画鉴定大师有那几位?最好提供联系方式

朋友们!麻烦解答一下!!徐州权威学习黄金鉴定,学习黄金鉴定...

马未都那种级别,一眼就分真假,那是建立在博学的基础上,人家已经100级了,普通人或者稍微懂一点的都还没出新手村,你说难不难,至于那个什么李,要低调一些,鉴定瓷器是一门大学问,夸海口小心被打脸

鉴定专家李宗杨

高古瓷是什么?哪些称得上精品?"},"title":{"pos":[],"b_pos":[],"marked":"高古瓷是什么?哪些称得上精品?

谁谁谁,我不知道,但鉴定瓷器不难,就怕跟自己过不去。

如果鉴定技术运用的不好,就是自己为难自己,把老的断成新的大有人在。自认为自己水平高,看出了瓷器作伪的手段,还在沾沾自喜。其实这是鉴定技术还未学成的普遍现象。

看你站在什么高度,站的越高越不难,站的越高人越少,站的越高越能沟通的人越少。

玩古玩不能合群,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邯郸古玩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andzap.cn/cpjl/31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