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鉴定书画(马未都鉴定如何联系)

邯郸古玩网 本文有1648个文字,大小约为8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自然更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没事。找马未都这样的大人物鉴宝,首先得排队预约,这还不算你还得碰上个好运气才能见到本尊。鉴定文物本就是一件非常有风险的事情,对持宝人来说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马未都本人在古董行的影响力,基本上可以说是无人能及,这样说也不过分。马未都对于帮别人鉴宝这件事,曾表示“我帮别人鉴定文物,得收费还要签合同,具体原因不便透露”。这又是一个什么说法呢?

说这一问题之前,很有必要说一说马未都这一眼辨真假的本事从何而来。马未都年轻的时候,不是一开始就接触古董行。马未都青年时期,就喜欢鼓捣一些旧东西,不仅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及至进入杂志社,生活略显稳定后,马未都便有了闲情逸致搞收藏。说来也巧,马未都人家遇到了好时代,文物偏偏就不怎么值钱,有时候一个官窑瓷器他帮人家拉点煤球就到手了。在一次次的成功捡漏的过程中,马未都练就了火眼金睛。

自身实践这还不算,在理论上马未都也是有老先生引路。马未都当年混迹于琉璃厂,专一找那些老先生学本事,没几年便在古董行风生水起。在马未都的授业恩师中,最具影响力的便是王世襄老先生。这位老先生那是与民国第一收藏家张伯驹相提并论的老先生,马未都从其身上受益匪浅。马未都做事情,那是稳扎稳打,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觉得时机成熟,果断辞职投身于古董行。到了新世纪初期,马未都的藏品已经能够支撑起观复博物馆。

马未都上了年纪后,便有了大师范儿,尤其是参加《百家讲坛》后,他在古董行的地位更是无以复加。马未都在功成名就后,碍于眼力劲大不如从前,便不怎么捡漏,而是有偿的帮别人鉴定文物。马未都对于鉴定文物收费还签订合同一事,有过一番说辞,他此前表示“我帮别人鉴定文物,得收费还要签合同,具体原因不便透露”。不便透露,自然有不便透露的原因,有些话说破了反而不好。后来马未都也是出于厚道,在某次节目中,将这一具体原因透露,人们才明白是咋么一回事。

马未都表示,自己收取鉴定费的目的,是为了控制局面。没错,马未都是个名人,又是个自来熟。所以能找他坚定文物的人,多半是粉丝,多半是慕名前来。倘若不收费的话,马未都还真就会陷入疲于应付的窘境。毕竟,他不可能每个月都能有精气神去鉴定文物,收取费用便能挡住一部分人。知识变现的时代,收取一定的鉴定费也无可厚非。况且马未都又是一个专业的人物,他的鉴定结果某种程度上代表的是一种权威。

马未都对于签订合同一事,则更加的谨慎。小编在文章开头说道,这文物鉴定对于持宝人来说是非常残忍的,签订合同就是为了无论是什么结果都要认可,避免不必要的误会。这一规矩,适用于古董行,在鉴宝节目上也是如出一辙。鉴定文物本就是一件不确定因素非常大的一件事情,谨慎为上没有什么不好。马未都虑事周全,鉴定文物先签订合同,出现什么幺蛾子买卖不成仁义在,也不伤脸面。

马未都所言“我帮别人鉴定文物,得收费还要签合同,具体原因不便透露”,就今天而言并无不妥。若放在以前马未都这么说,估计大家伙也不会愿意,但是厚道如马未都,能够坦诚相待,这在古董行还真是少见。古董行不同于其他行业,对于信誉度要求极高,签订合同就是为了不破坏规则。至于收取费用,这就更好理解了。毕竟,马未都人家也是吃这碗饭的,收取费用也是情理之中。小编的看法如上,诸位有何高见?敬请留言。

马未都鉴定书画

马未都:雍正仿古笔筒以假乱真,骗过了乾隆,为什么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我国的瓷器经历千百年的发展,及至清朝发展到了巅峰。清朝不仅贡献了珐琅彩,对于前朝制瓷工艺进行了仿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尤其雍正时期的仿古瓷很厉害,不仅瓷质仿得以假乱真,而且还颇得前朝窑匠神韵。马未都指出,雍正时期仿古笔筒做的是以假乱真,骗过了自己的儿子乾隆。马未都却表示,“我”一眼就知道是假的。马未都的眼力劲能比乾隆还厉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在这里我们要明确一个概念,仿古与制赝是有着本质的区别。按照马未都的解释,仿古是为了向世人证明我能达到前人的高度,以此证明自己的瓷器工艺是多么的厉害。比如清朝前期,就有相当多的仿汝窑、仿成化斗彩鸡缸杯等,其中也不乏精品。然而,制造赝品就相当恶劣了,本质上是为了牟取暴利,最终目的是为了欺世以牟取暴利。时至今日,依旧有不少黑心文物贩子打着仿古的名义制造赝品,从而黑着良心赚藏友的血汗钱。

言归正传,雍正时期的仿古瓷工艺已经发挥到了极致。雍正除了日理万机的工作,还是有文艺的一面,他喜欢捯饬瓷器,特别是两宋时期的官窑。雍正本身就是一个薄情寡恩的主儿,手下工匠怎能不精益求精?所以,雍正时期的仿古瓷简直就是逆天的存在,有清一代以雍正仿古官窑最为尊贵。雍正朝仿古工艺相当之厉害,他命宫廷御用瓷匠搞了一个仿官窑釉青瓷笔筒,后来竟然骗过了儿子乾隆。乾隆觉得这是他阿妈给他的“传家宝”,还动情地在上边题了诗,现今存放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毋庸置疑,雍正监制乾隆题词的仿古官窑釉青瓷笔筒,堪称国宝级文物。然而,马未都却表示我一眼就看得出这是假的。马未都指出,笔筒在文房用具中出现的最晚,在宋代作品中你根本看不到笔筒,看到最多的也就是笔洗。所以,乾隆视为真品的仿官窑釉青瓷笔筒是不折不扣的雍正朝的“御用工艺品”。说白了,雍正压根就是图一乐子,来了个移花接木,捯饬出了个不清不宋的仿古官窑釉青瓷笔筒。

按照马未都的说法,笔筒最开始就是案头放杂物的,原则上应该是竹制的,后来发展成木制的,材料越来越名贵,以至于出现了紫檀、黄花梨。总体来说,笔筒流行于明末清初。后来,瓷器赶了时髦也就搞了笔筒样式以供文人使用。马未都进一步指出,倘若在宋画中看到笔筒,那十有八九就是赝品。

也许仿官釉青瓷笔筒因为雍正父子的缘故,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国宝级文物。话说回来,乾隆的瓷器理论知识,也就是个小白的水平,竟然分不出笔筒的年代,这一点还不如马未都。也难怪马未都提起仿官釉青瓷笔筒会神采奕奕,毕竟雍正时期的仿古笔筒骗过了乾隆,他马未都一眼就看出来是假的,足以证明马未都的文物鉴赏能力不是盖的。

马未都观复博物馆,他能给鉴定古董么?鉴定古董多少钱?

马未都鉴定书画

怎样鉴定到代明朝成化斗彩天字罐,马未都天字罐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邯郸古玩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andzap.cn/cpjl/33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