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雁来红真伪鉴定(齐白石的雁来红图)

邯郸古玩网 本文有3133个文字,大小约为14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众所周知,在近代中国美术史上齐白石是“诗书画印”俱佳的巨匠。他擅画花鸟、水族、山水、人物等多种题材,其大写意造诣很高,但他也擅长精细一路,特别是其

工笔草虫花卉画

代表了他绘画的最高成就,用“超越古今”来评价是恰如其分的。

草虫画,是专指对昆虫加以描绘的画作,在中国画史上并没有专门的分科,只是依附在“花鸟蔬果”类里。在北宋《宣和画谱》中,把它附在卷二十的蔬果中。

但在唐宋的画史里,已开始出现某某画家“擅草虫”的记载。

宋代小品画中不乏草虫之作,有些工笔草虫精细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葡萄草虫团扇

但所画草虫品类较少。晚清的居廉是画工笔草虫的高手,他画的《梧桐双蝉》非常精妙。而到了齐白石笔下,不仅草虫种类繁多,刻画入微,更是独创“兼工带写”的画法,超越了前人,使草虫画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30岁前涉猎草虫题材

齐白石的忘年好友黎锦熙在《齐白石年谱》1902年一节中提到:“辛丑(1901)以前,白石的画以工笔为主,草虫早就传神。因为他家一直养草虫——纺织娘、蚱蜢、蝗虫之类,还有其他生物,他时常注视其特点,作直接写生的练习,历时既久,自然传神。”由此可知,齐白石在30多岁前就已经开始画草虫了。

在《白石老人自述》中齐白石自己回忆:“那时令弟仲葛、仲麦,还不到20岁。暑假放假,常常陪伴我,活泼可爱。我看他们扑蝴蝶、捉蜻蜓,扑捉知了,都给我作了绘画的标本。”

目前可以见到的齐白石最早的草虫画是1894年画的

《草叶蛾子》

,属款“三百石印富翁”,是典型的金农体,印章也是早期的常用印“木居士”。此外,1902年“沁园师母命画”的

《花卉蟋蟀》

团扇,蟋蟀十分工细,花卉以没骨画法画出。这一时期的花卉也是工笔居多,色彩还不亮丽,有些画作落款书法是金农体,明显是齐白石的早期草虫画风格。

在1920年未变法前,齐白石还曾经以八大山人的冷逸画法画过一段时间的写意草虫花卉,纯用水墨,用笔简率,构图舒朗,但在当时并不受到欢迎,后来就基本弃之不画了。

齐白石的画作题款中多有对虫写生的记载。如辽宁博物馆藏1919年《纺织娘》,画题:“己未十月于借山馆后得此虫,世人呼为纺绩娘,或呼为纺纱婆,对虫写照。”在1922年的《草虫册页十二开之五,秋叶孤蝗》中齐白石长题到:“余自少至老,不喜画工致,以为匠家作,非大叶粗枝、胡涂乱抹不足快意。学画50年,惟40岁时戏捉活虫写照,共得七虫,年将60,宝辰先生见之,欲余临,只可供知者一骂,弟齐璜记。”在另一幅题《天牛豆角》上他题:“历来画家所谓画人莫画手,余谓画虫之脚也不易为。非捉虫写生,不能有如此之工。”

齐白石兼工带写的草虫画是什么开始转变形成的?

我们看辛酉年(1921年)画的《蜜蜂》扇面,画面画了10只形态各异的蜜蜂,所配的花卉既不鲜艳也不突出。

同年1924年画的《荔枝天牛》,笔墨虽稍显拘谨,但兼工带写的风格已经初具模样。

在上世纪20年代中期,齐白石的画风开始发生巨变,在吸收了海派吴昌硕的金石画派的画法后,又加以自己个人的变法,色彩更加艳丽夺目。此时他以大写意的花卉配以工笔草虫,工写结合,画风新颖,独树一帜,受到市场的欢迎。

齐白石一生画的草虫品种非常丰富,多达数十种。不仅有蜻蜓、蝴蝶、蝉、蜜蜂、蝈蝈、蚂蚱、螳螂、蟋蟀、天牛、蛾、蝼蛄、蝗虫、灶马、蜘蛛、水蝽,甚至还有蟑螂和苍蝇。蟑螂和蝇这类不洁之虫,以前是很难入画的,但齐白石将它们描绘入画,观者并没有产生污秽感,反而画得生动自然。

当然,齐白石也画那些美丽的昆虫,蝴蝶、蜻蜓、蝉和蜜蜂他画得最多,他画《荔枝蜻蜓》《雁来红蝴蝶》《枫叶秋蝉》《藤萝蜜蜂》,令人赏心悦目。蝈蝈、蚂蚱、螳螂、蟋蟀也是他爱画的,他画《葫芦蝈蝈》《凤仙花蚂蚱》《稻穗螳螂》《豆角蟋蟀》,生活气息很浓。

齐白石何时开始停画工笔草虫的呢?

他在上世纪20年代的一本《草虫册》中题:“客有求画工致虫者,余目昏隔雾,从今封笔矣。”在另一幅《工虫老少年》中齐白石题句:“寄萍堂上老人强持细笔”,说明这一时期白石老人工笔草虫已不多画了。但我们看随后的上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齐白石都有工笔草虫画作问世,甚至新中国成立后,都有个别工笔草虫花卉作品出现,只是数量明显减少。这些工笔草虫究竟是他人的代笔呢?还是白石老人自己的真迹?

关于这些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五十年代的工笔草虫花卉画,学术界多数认为是齐白石为了防备老年眼力不济,早年特意提前多画了一些工笔草虫,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拿出来补画了花卉,形成了后来的作品。关于这一点,在齐白石1952年画给女弟子老舍夫人胡絜青的一幅《蜻蜓牵牛花》的题跋中得到了印证,齐白石在画上题:“絜青女弟子喜予旧作,老来添花。九十二岁白石。”此时齐白石已经92岁了,不可能再画精细的工笔蜻蜓了,题跋中特别指明是“絜青女弟子喜予旧作”,可知是白石老人本人的亲笔工虫,并不是他人的代笔。

在眼力不济,工笔草虫少画、不画的同时,齐白石也画了不少写意的草虫,如《莲蓬蜻蜓》、《猫蝶图》等。在1954年画的东北博物馆藏《花卉草虫册》中他专门题到:“此册子如三儿画虫,白石老人补花草并题款识。”这一时期的工笔草虫,齐白石有些已经让三子齐子如代笔,但画中钤盖“子如画虫”印,只能算合作画。

坊间传闻,齐白石晚年的工笔草虫有些是齐子如画的,这个推测难以断定。齐子如在齐白石的子女中是最早画出名的,尤擅工笔草虫,他画的蜻蜓、蝈蝈、螳螂、蝉、蚱蜢生动逼真。齐白石曾在一小册页上写道:“子如画虫学于余,画虫之功过于乃翁。”对齐子如的草虫多有赞赏。

齐白石还有一些工笔草虫并没有配画写意花卉,而是单独以草虫的形式作为独立作品存在。

齐白石在其中一开册页上写了很长的一段题跋对此做出解释:“此册计有二十开,皆白石所画,未曾加花草,往后千万不必添加,即此一开一虫最宜。西厢词作者谓不必续作,竟有好事者偏续之,果丑怪齐来。甲申秋八十四岁白石记。”这类独立的草虫画,尽管空空的画面只有一个草虫,但因有了款书和印章,自然已是完整的作品。北京画院还藏有一些齐白石画的草虫,连款、印都没有,在齐白石去世后家属捐献给北京画院,这些画作当然也被认定为齐白石的真迹。

齐白石的工笔草虫画因“工写结合”的独创而受到藏家的热烈追捧,近年在拍场屡有上佳的表现。早在2009年齐白石《可惜无声》花卉草虫册就以9520万元的高价成交。

在2015年12月秋拍上,齐白石《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十八开》再次拍出1.15亿元的天价。

正是由于市场的走俏,其草虫花卉赝品也大量涌现拍场,不少以高价拍出。如某高价册页,款书生硬,草虫呆板,构图也不是齐白石惯有的构图,却以不菲高价拍出。目前拍场上齐白石草虫花卉画既有上世纪20年代以前早期的作品,也有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可谓花样繁多,买家应保持高度警惕,以免上当受骗。

齐白石雁来红真伪鉴定

56岁齐白石看上朋友家18岁保姆,示好送去一幅画,如今卖了9千万吗?

前半生拼搏,得一寸院落小桥流水,看天空点点星辰;后半生相守,得一知心人,儿孙满堂共享天伦。

这是许多人对自己人生的美好愿景。

如果说齐白石是大器晚成,算是后半生才得小桥流水平淡安稳,那么56岁的他同时也在看尽了世间离合后找到了属于自己灵魂的知心人——18岁的胡宝珠。

1864年冬,齐白石出生于湖南湘潭,一个以务农为生的家庭。从小体弱多病,祖父本着农耕不赚钱的想法开始教授齐白石读书识字,不得不承认,在那个生活平淡的家庭里,齐白石的

祖父齐万秉

确实有一定的先知卓见。

1903年,齐白石第一次前往北京,后开始周游各地,名山大川遍访古迹。看得多了,眼界开阔便有了不一样的灵感与想法,也就是这个时候将自己的工笔画技法转为写意画。

1917年,齐白石决定在北京发展,两年后已经55岁的齐白石尚无可见成效一度想要放弃,却在这时结识了

胡南湖买下了齐白石的画,还对齐白石说齐

"一幅画值百金"

。高山流水难觅知音,齐白石与胡南湖二人一见如故,因年龄相差二十,齐白石便唤他为南湖老弟。

因与胡南湖交好,常于其家中坐客,齐白石结识了胡南湖家中的

保姆胡宝珠

在那个联络通信还不太方便的年代,齐白石常年在外生活,家中儿女与童养媳陈春珍又都在远在湖南老家,孤单可以说是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齐白石的内心。

遇见胡宝珠后,齐白石孤独漂泊的灵魂仿佛有了陪伴,在询问家中正妻得到支持后,

时年56岁的齐白石决定追求年方18的胡宝珠,

以他这颗飘荡孤独的

倾慕之心为聘礼

一方面为了感念胡南湖的知遇之恩,另一方面为了

,齐白石向胡南湖家中送去了自己绘制的四条屏

《福祚繁华》

胡南湖充分理解齐白石孤苦无依的处境,也主动去帮忙向胡宝珠说明,为这段姻缘牵线。

这四条屏内容极为丰富甚至看去还觉得有些过于繁密,每幅近八平尺,四幅三十余平,

足见齐白石在其中所下心思,显示满满的诚意。

《福祚繁华》整体都画满枇杷、雁来红、芙蓉……画面不仅繁复稠密,还布满了美好意象,远看一片红火满是祝福之情意:

白石翁、阿芝、萍翁、濒生,四个名字分别对应齐白石

别号白石山人

原名齐纯芝

别号寄萍老人

老师为其取号濒生

。算是他生命中较为重要的四段回忆。

署名四个,也显示他的人生轨迹,算是一份厚礼,这四条屏也是齐白石一生中所作最为繁密的画作得到这份满是心意的四条屏,胡南湖自然是欣喜不已。

赠尔家中一片福祚繁华,这幅画中满绘的祝福意向紧凑不符齐白石作画风格,连齐白石自己都说此画是他绘画生涯里最紧凑繁复的作品。细看也可知,齐白石当时绘画的心境莫不是

想将世间所有美好祝福全都融进这小小32平尺里。

漂泊异乡多年,好友助他得外界赏识,知遇之恩本就感激不尽,现在又有了新的寄托,这四条屏里也许还有齐白石对胡宝珠深情的许诺。

世事变迁,在经历许久沧海桑田后这份作为礼物相赠予的四条屏如今在

拍卖行拍出9200万天价

胡宝珠生就貌美,身为保姆的她本就心灵手巧,与齐白石在一起后,

全权照顾齐白石的生活起居

,后来甚至陪同齐白石一起作画,齐白石绘画,她就在一旁帮助研磨,耳濡目染,渐渐地,胡宝珠可以将齐白石的画作临摹地真假难辨。不过为了不遭受外界非议,胡宝珠只临摹了几次便停止了。

不仅临摹,胡宝珠与齐白石相处久了还可以准确地辨认出市面上的齐白石画作哪幅为真哪幅为假。在齐白石作画时,胡宝珠也会给予齐白石相应的建议,齐再根据建议进行修改。齐白石还因为这些生活中的点滴打趣写诗,一笔一划记录下他和胡宝珠的感情。

1941年,原配夫人陈氏在湖南湘去逝,四个多月后,齐白石在庆林春饭庄设宴,宴请胡佩衡、王雪涛等好友亲朋见证,

将本是侧室的胡宝珠扶为正妻

1944年,照料齐白石二十余年,为其生育四子三女的

胡宝珠病逝

。至此,这一段佳话姻缘终了,后齐白石又与一名护士相互倾慕,奈何子女不同意,便将这名女子始终以护士的身份留在了身边。

常说才子多风流,其实在那个一夫多妻制尚且合情合理的年代里,齐白石的感情之路尚且算是忠贞,陈春珍虽说是齐白石的童养媳,但识大体,不计较齐白石纳妾,在现今的某些记载里,胡宝珠是齐白石在陈春珍的授意下迎娶的。

胡宝珠不仅勤勤恳恳照顾齐白石二十余年为其生儿育女,更是

主动去学习接受

,与齐白石一起绘画,让两人的感情牵绊更为紧密,胡宝珠生的貌美,随着齐白石名气越来越大,收徒也越来越多,这样的美人引得徒弟们频频来齐白石家到访,齐白石与胡宝珠不堪其扰甚至在门口贴了纸条。

佳人才子难得,此等让人羡慕的姻缘也是佳话一段,这段感情中二人相互扶持,妻子贤良淑德,丈夫体贴入微才华横溢,也许1919年的那次与胡南湖的相遇,就注定了齐白石与胡宝珠之后的感情。

冥冥中常说自有天定,然而事在人为,如果齐白石在哪幅画作中并未太过尽心,想必胡南湖看不出齐的重视,也会委婉推辞吧。画中窥人品,

齐白石认真的态度早就在笔笔描绘间表明。

怎样辨别齐白石的画的真假.

齐白石雁来红真伪鉴定

刚买的这款天梭T41手表 帮忙鉴定真假 有图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邯郸古玩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andzap.cn/gwbk/31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