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木刻版鉴定(清代木刻版画)

邯郸古玩网 本文有1703个文字,大小约为8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清代版画,从总体上看,不如明代辉煌,但在许多方面仍然有新的发展,成就相当可观。

清廷内府刻书,自康熙十二年(1673年)起由武英殿修书处承办,称为“殿版”。殿版版画,多以夸耀清代的“文治武功”为题材,如《万寿盛典图》、《南巡盛典图》、《皇清职贡图》等,规模宏大,刻印精良,但失之于神采不足。较具代表性的作品是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敕令钦天监官员焦秉贞绘制的《耕织图》,此图共46幅,包括耕图、织图各23幅,较真实地反映了农村生产劳动的过程。焦氏深受西画影响,使用了西画的透视方法,虽以宋人《耕织图》为蓝本,却不失创新。刻图者朱圭、梅裕凤,都是当时的名手,刀法细腻、准确,惟略嫌板滞。

清代民间的木刻版画,一方面因为清廷对小说戏曲的大肆禁毁而较之明代呈现出衰落趋势;另一方面,一些富有创造力的画家却仍然创作出大量艺术成就颇高的作品。

清初萧云从的《离骚图》,共64幅,构思独特,落笔深沉,寄托了画家自身的情感,与明末陈洪绶《九歌图》有异曲同工之妙。萧氏另一作品《太平山水图画》,写太平府当涂、芜湖、繁昌一带山水,摹古人笔法而自出新意;刻工亦精,堪称杰构。

康熙间饾版套印的画谱《芥子园画谱》,是继《十竹斋画谱》之后的又一部杰作。其成就不仅在于为初学画者提供示范,更重要的是在绘、制、印等方面均取得新的进展。

咸丰时任熊的《列仙酒牌》、《於越先贤像传赞》、《剑侠传》,学陈洪绶而别开生面;与他合作的刻工蔡照初,刀法细致而又富于变化,与原稿相得益彰。

光绪十年(1884年)刻改琦绘《红楼梦图咏》,造型娟秀,笔意流畅,部分作品颇能传达出人物风采,《黛玉》一幅尤为精采。

此外,绣像版画《晚笑堂画传》,《绣像三国志》、《笠翁十种曲》、《秦楼月》等插图,以及部分地理方志中所附的版画,也是此期重要的作品。木版年画在明代已成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弘治元年(1488年)刊《九九消寒图》为现存最早的年画作品。清代年画业渐兴,形成天津杨柳青、苏州桃花坞和山东潍县杨家埠三大年画生产中心。木版年画题材广泛,大致有:戏曲画、神像画、风俗画、吉祥喜庆画、美女娃娃画、风景花鸟画、男耕女织画、时事画和讽刺画。木版年画因为表现形式单纯明快,装饰性强,且制作简便,在很长时间内受到普遍欢迎。铜版画和石印画是外来画种。铜版画因材料要求、刻制方法和复印方法较木刻复杂,难度较大,清初传入中国后,仅在宫廷内部小量使用,嘉庆、道光后便绝迹了。乾隆二十九年至三十一年(1764~1766年),几名在京的外国画家,在郎士宁的主持下绘制了大型铜版画《乾隆西征记图》,并送至法国镂版,其艺术特点是中西结合,强调光线明暗投影,人物造型准确,合乎解剖原理。

石版画的代表作是吴友如等人编绘的《点石斋画报》,办刊14年共刊登图画四千余幅,其中不少作品对当时社会面貌作了细致生动的描绘,颇具历史价值。

搜一下:清代版画特点是什么?

清代木刻版鉴定

怎么鉴定明刻版与清刻版的字体

有明一代二百七十余年,刻本极多,古至今在民间流传的也不少,其数量也大大超过宋元刻本。虽说一般碰到的,多是明代后期刊印的习见之书,但偶有稀见者,有时会被误认为宋元本;清初刻本又很难和明末刻本相区别;而作伪者往往将明末刻本冒充宋元本,或将清代甚至民国覆刻本冒充明本的情况,也时或遇见。可见,鉴定明刻本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容易。大致来说,要比较准确的鉴定明刻本,首先需要对明刻本的基本特征有一个完整、深入的认定,此外对明刻本逸出常规的类别与特例,也要有基本了解。常规明刻本的特征,大致包括以下五个方面。1.字体。明人刻书字体,自洪武至成化、弘治间,仍是承接元本风尚,多用赵孟頫字体。到了正德、嘉靖年间,开始发生变化,因推崇宋本,创造出一种所谓宋体字,笔画劲硬,既与赵体字完全不同,也与其着意模仿的宋本欧体字相异。隆庆、万历间,宋体字刻本一起的字体,又变而为一种横轻竖重的非颜非柳体字。至天启、崇祯,这一路本子的字体,又由方正变为狭长了。2.版式。成化以前,刻本多为黑口,赵体字。这种刻本,藏书家多很重视,认为它们不比元本差。不过有一种出自经厂,因校勘不精,有脱文讹字,尽管外观漂亮,却不为当时藏家所重视。自正德、嘉靖以后,刻本多是白口,黑口极少见,万历、天启就更少了。3.纸张。明人印书在嘉靖以前,多用白棉纸,棉纸有厚有薄,以结实洁白者为上。万历以后,印书多用竹纸,白棉纸比较少见。竹纸色黄,有帘纹,其中以细薄结实者为佳。4.墨色。明嘉靖以前印书用墨较讲究,尤其是江浙一带的私家刻本,有使用一种稍淡的墨刷印文集,墨色既不刺眼,又十分清晰,颇为藏家所珍爱。但万历以后坊间所印之书中,有一类以煤屑和面粉、胶水来代墨汁者,成本减少了,质量却大大降低。这类书若胶水搀和得少,则煤屑吸纸不牢固,以手翻书,手便触煤。5.避讳。明代前期以及中后期刻本一般不讲究避讳。万历以后,避讳稍严,故晚明刻本中常常可以看到把“常”作“尝”,“校”作“较”之类的情况。“尝”是避泰昌皇帝朱常洛的名讳,“较”是避天启皇帝朱由校的名讳。溢出常规的明刻本中,首先值得注意的,是正德、嘉靖以后仍有大量软体字刻本或介乎软、宋二体之间的刻本出版。其次应当指出的是,明代中叶出现了不少翻宋元刻本。由于这些翻宋元刻本的底本不易见得或以亡佚,而其基本面貌又和常规本完全不同,所以很容易被误认为宋元本原书。再次,现存的明刻本中,还大量存在私购他家已印书版重印、拼印自家旧版书版成为新书、明刻递修后印、明版清印等诸多情形复杂的本子,对此还应详细核查鉴定。此外,也有伪作的明刻本存在。浙江图书馆所藏古籍中有一部覆宋蓝印本《窦氏联珠集》,就曾一度被误认为是明刻蓝印本,并著录《中国古籍善本目录》集部总集类。而事实上它是不法商贩用1924年蒋氏密韵楼覆刻宋王菘原刻《窦氏联珠集》的蓝印本,抽取内封牌记,染黄原本的白棉纸,且将原蓝印本中覆刻并蓝印的藏书印鉴剜除后,加伪造的项元汴、仇兆鳌、王鸣盛等名家印章炮制而成。总之,雕版印书在明代,尤其在明后期,是有辉煌成就的。今天距明初已有六百多年,人们对明刻本加以重视,无论从历史文物、学术资料、还是艺术方面看都是理所当然的。鉴定明刻本,也需要多找机会接触实物,在实践中练出过硬鉴定本事。网上还是车行买的?有包装盒子和保修卡没有?如果都没有肯定是水货或者山寨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邯郸古玩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andzap.cn/gwgj/31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