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觥鉴定(西周青铜觥)

邯郸古玩网 本文有3632个文字,大小约为17KB,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辨伪的基本方法是比较法与综合分析法。

即将需要辨伪的器物,首先分别从铜质及铸造工艺、器形、纹饰、铭文诸方面与真器逐一进行对比,并参考伪器的各种情况作为反面标准进行考察,从而对该器各个方面的真伪有一个初步的认识。然后再综合该器的各个方面进行整体的分析。

真器的器形、纹饰与铭文等各方面是一致的,而伪器的各方面之间往往有矛盾。由于夏商周时期与后代的铸造工艺不同,留在器物上的铸造痕迹也不同,通过铸痕的观察可以判断真伪。

夏商周主要采用范铸法,器体上留有范线,有时夹有垫片,细部花纹棱角细腻圆滑。而现代或用翻砂法,则粒粗胎厚;或用失蜡法,则没有范线。从铜质上来分析,夏商周时期为青铜质,而后代的伪器有不少为黄铜质。又由于夏商周之青铜器入土已三四千年,经过长期腐蚀,已发生化学变化,铜质已糟朽,因此,真器比同样大小的新制的伪器重量要轻,有经验者用手一掂,即可知其真伪。例如上海博物馆藏的真的西周史颂簋重9350克,而其所藏之伪史颂簋却重12420克,比真器重3070克。

其次,真器的表面锈色是经长期腐蚀而自然形成的,致密而有金属光泽,与器体是连为一体的。尤其是铜锈已渗入器物内部,渗入花纹或铭文字口之内。而伪器的表面锈色一般是用快速腐蚀法作成,其特点是很薄且浮在表面。而厚的伪锈一般是用漆调颜色作成,灰暗,呆滞,既没有金属光泽,又没有层次,浮于器表,疏松,易脱落,而露出新铜地子。

第三,从器形上来说,中国古代各类青铜器的形制是有一定之规的。如被鉴定者器形不符合古代的规律,则有可能是伪作。

第四,真器的花纹及铭文自然而生动,风格古朴、生动。而伪器则呆板、软散,无生气。伪铭錾刻有刀凿之痕,往往又破坏了原来的表面,腐蚀者模糊而臃肿。伪铭大多书法拙劣,文义不通,与真铭拓本逐字逐笔对照,自可辨伪。

第五,伪器的器形、纹饰与铭文三者之间往往有矛盾,露出破绽。再者,铭文的性质与器物的类别不合者,或铭文所在的部位及行款不合于格式者,均有可能是伪作。需要指出的是,辨伪时详细了解该器的出土情况与流传经历是很有必要的,往往能为辨伪提供重要的线索。青铜器的断代和鉴定是比较难的事,但如能加以科学地考证和分析,是可以识别出真假的。下面就简单介绍几种怎么鉴定青铜器的方法。 1.夏商周三代青铜器锈层复杂,锈色关系互错而有层次,最基层有原氧化层“地子”,用40%的碱水浸泡锈色不脱落。 2.古器多带有土腥味,仿品则以汗腥,铜腥,酸腥味偏多。古器重量较沉,商周古铜敲声沉朴,铜质枯朽易损,断面呈灰白冷黄色;胎体,厚度,纹饰,镶嵌及造型都必符合时代特征。此外,真品舌舔可以感觉到辛酸咸涩味,鼻闻则可闻到蜡味。用丙酮棒蘸香蕉水试其反应,锈体结实。 3.可以从铜器上的铭文来判断。真铭文没有刀痕,字内底大,字口小,笔力转折自然流畅,字口内外锈色一致。 4.现代仿品的打磨一般比较粗糙,内胎粘附有石膏,锈色是通过泥口喷漆或者酸蚀法制成,很少有层次变化。使用科学仪器鉴定不够准确。理由是:如将古代青铜器残片融后再铸,其化学成分自然会与当时相符,仪器很难区分。另外,古代青铜残片融化后,原锈尽失,所铸器物即为金光闪闪之新器,需千年以上才可生成的器锈只能伪造。这时就需要靠眼力和经验判断其真伪了。古代青铜器由于埋藏地下历史过于悠久.自然形成的铜锈往往有好几层。常常在贴骨处是黑锈,其上一层为红锈,再之上是绿或蓝锈。辨别铜锈的真伪,要看有无结晶斑。结晶斑是青铜器历经几千年变化,在器物某一点或多点上发生膨胀,造成底锈外翻使器表绿锈面上.呈现出褐、红黑相间的凸斑。迎光侧视,可见到细碎晶体光闪此斑略高于器表,手摸有凸感。大者如钱币,小者如黄豆。而人工合成的假斑没有晶体光闪如果器表有结晶斑,一定要认真鉴别此斑是否与器物一体,有些作伪者将真器上的结晶斑取下,再附到伪器上。这种伪器,即使做得再好也会留下蛛丝马迹。俗话说.“砍的没有旋的圆,由于铜锈结晶斑的生成需要相当长的历史时间,很难仿造得逼真。因此正确鉴别铜锈结晶斑,成为青铜器鉴定的有效方法之一。再结合器物造型、纹饰神韵、手头轻重、整体锈色等方面因素就可以鉴别出青铜器物的真伪了。

西周觥鉴定

如何鉴别西周玉器

说起西周玉器,自然绕不开关于鉴别的话题。目前还没有精确的科学仪器可以全部完成这个鉴别工作,主要依靠人的目鉴和经验。西周距今已有两千七百多年。我们有幸能够看见的西周玉器大都是后世出土,由于在地下埋藏受到温度、湿度、土蚀、水蚀以及多种化学元素的相互作用、存放环境的影响,所以玉是会发生变化的。西周玉器历时悠久,史迹纷繁,一定会具备古玉的特征,所以在鉴别上首先要分清是不是真古玉,然后再看是不是属于西周时期的玉器。我们认为,既然是古玉,必有古玉的特征,有特征就会表现出來,俗话说“挂相”,这些“相”也就是古玉能够被证明的“身份证”。 证据一:绺裂 绺,《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线、麻、头发、胡须等细丝状的东西许多根顺着聚在一起叫一绺”。裂:“破而分开”。绺裂在古玉上是常见的现象,一般古玉上的绺裂是一种细细的裂痕,从玉的表面向内部延伸。表面的痕迹呈无规则的细丝状,长短不一,部位不定,可以看得见,但是用手触摸一般感觉不出来。绺裂痕是以一种片状斜斜地向内部展开,越靠里面越细微隐约,有深有浅,随机自然。因为受沁的关系,以绺裂痕为界,两边的玉色深浅一般不会相同。有的好玉内部结构异常缜密,难以受沁,也可能不出现绺裂。但多数古玉会有一条或多条绺裂,甚至还有绺裂繁多的,俗称“冰裂纹”,反而多姿多彩。如果绺裂痕与古玉上的琢刻纹饰互相交叉,那么古玉显现给我们的必然是“先工后沁”。也就是说,玉的琢刻纹饰产生在先,这以后才慢慢出现绺裂痕。所以我们看到的应该是绺裂痕覆盖了琢刻纹饰,而且是自然的连续过渡的形态。反之,如果琢纹破坏了绺裂痕的连续性,那么这琢纹便是新工了。 证据二:蚀坑 蚀,《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损失;损伤;亏耗”。坑:“洼下去的地方”。古玉长期埋藏在地下,其表面会受沁蚀,形成许多大小不一的蚀坑或凹陷。微小的要用放大镜,大一些的肉眼明显可见。这些大小不一的蚀坑或凹陷,数量或多或少,在玉器表面完全呈无规则自然分布的状态,给人以明显的历史痕迹感。有的蚀坑较深,形成小孔洞。这种小孔洞总是口小腹大,用放大镜观察,可以看到洞内有经过化学变化而形成的结晶体等微小异物。在这些沁蚀较深的孔洞表面附近,一般会带有程度不同的钙化白斑,严重的甚至出现粉末。同时我们注意到,多数的古玉在被沁蚀程度比较轻的地方,仍然是可以感受到光泽的。 证据三、沁色 沁,《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渗入或透出”。色:“颜色”。所谓沁色是指玉器上的次生色,出土古玉几乎都带有沁色。因为古玉长久埋藏在地下,受土壤、地温、地湿、坑内物质等的影响(有人认为主要是土质的酸化作用),玉器本身结构水散失,孔隙变大,土壤中的各类杂质慢慢由表及里渗入玉器内部,从而产生多种的沁色。例如有黄色土沁、黑色水银沁、绿色铜沁、白色水沁、红色朱砂沁等。其形态也是多样的,例如相似于雾团、饭糁、花样、冰裂等等。古玉沁色有一器一种沁的也有一器多种沁的,变化丰富,无规则分布,层次明显,过渡自然。沁色一般会渗入玉器的薄弱部分,或沿着自然解理及裂隙扩大渗透,严重的可深入肌理,甚至遍及全器。一般古玉在干坑、水坑受沁较慢较少,而玉质差一些的,或在湿坑、烂坑的,受沁较快较重。当玉质异常缜密及存放环境干燥的情况下也可能少有沁色。沁色不光是指颜色,还应包括沁、蚀共存的现象。可见的沁与蚀均低于古玉表层而显现不同程度的凹陷。有的受沁纹理会从凹陷处向玉的内部渗入,仔细观察就像根根细微的毛发自由地朝四下伸展,俗称“牛毛纹”。 有时可以见到古玉被沁蚀而有局部或整体呈现“鸡骨白”的情况,严重时会出现表面粗糙、疏松、孔洞,甚至粉化。这种现象俗称“钙化”。钙化部分白色不透明,自然过渡的边缘则逐渐通透,还可能同时存在着露出古玉本色的地方,俗称“开天窗”。古玉去掉表面的污垢以后,其沁色仍旧干净光滑且有光泽,绝不应该总是黑黢黢、脏兮兮的模样。经过相当时间的盘摩,古玉的沁色会扩散,颜色会发生变化,内里的沁色会显现出來,一些钙化部分的玉性会慢慢还原,古玉的色泽会渐渐恢复,古玉也会变得愈加温润、通透、颜色艳丽、精光内蕴。 绺裂、蚀坑、沁色是古玉身上最重要的历史痕迹,经过千百年的生成,令赝仿品无法企及。如果经过仔细研判,具备以上真实特征,就可以断定为真古玉。 在确定是真古玉的基础上,我们可以进一步依据文物标型学,主要参照科学发掘出土的西周玉器为标准,重点从玉器的形制、纹饰、刀工三个方面来比对考虑是否属于西周玉器。 形制 从目前经考古发掘的西周玉器形制来看,大体可以分为礼瑞用玉、服饰用玉、丧葬用玉三大类。 礼瑞用玉:最重要的是大型的玉圭、玉刀、玉璋,还包括:较大型的玉琮、玉璧、玉璜、玉戚、玉钺、玉戈。 服饰用玉:首推组玉佩,精美绝伦的大型组玉佩为西周首创。 葬用玉:最重要的是西周首创的玉覆面,这是缀于“幎目”织物上的组合玉饰,用来覆盖逝者的脸部。丧葬用玉还包括:玉琀、玉握、棺饰用玉、祭祀玉等。 纹饰 具代表性的西周玉器纹饰主要有:凤纹,龙纹、龙凤纹、人纹、人龙纹、人凤纹、兽面纹等神话类,牛、羊、猪、马、鹿、狗、虎、熊、鱼、鸟、蝉、蚕等动物类,以及卷云纹、逗号式纹、鳞纹、虺纹、涡纹、马蹄形纹、“儿”形纹等图案类。 在众多西周凤纹玉器中,目前我们可以见到的最精美的作品有两件,这就是山东省德州市文化局收藏的一件“玉凤鸟纹刀”,和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一件“玉龙凤纹柄形器”。 刀工 刀工是俗称,其实玉器纹饰的制作主要是用砣具结合解玉砂进行琢磨而成,当然还要包括进一步的精细加工和抛光等等。 西周早期玉器刀工明显带有殷商玉器刀工的影响痕迹,例如:除常见的宽、窄、细阴线以外,殷商时期较多地使用双勾阴线,即由平行的两条细阴线相夹而凸显出中间的阳线来,俗称“双阴挤阳”。双勾阴线的技法在西周早期的玉器纹饰中时有所见。殷商中后期还出现一种刀工新技法,这是在双勾阴线的基础上,利用刀面与玉件加工面摆为倾斜的角度,将其中一条纹线展开,从而琢出一条勾型阴线,勾的一边为竖直面,另一边为较宽的倾斜面,从而把双勾阴线发展成新型的“勾撤线”。 西周不仅全面继承了殷商时期 “勾撤线”的传统技法,并且进一步将它发扬光大,彻底克服了商代“勾撤线”大多“勾不深,撤不斜”且带弧度的现象。玉人将两条阴线中的一条作成窄线,又细又深,另一条为宽线,作成弯勾形,勾的一边是直岸,相连接的另一边是又宽深又平直的大斜面,名为“撤”,俗称“一面坡”,使宽窄两阴线相夹挤出阳纹。虽然西周玉器纹饰多数是在片状玉料的平面上琢制而成,由于采用“勾撤一面坡”技法,琢出的线形,宽窄对比,呈现出立体浅浮雕式强烈的图案装饰艺术效果,大大优化了线条的形式美感,图像栩栩如生。“勾撤一面坡”双阴线,是西周时期琢制玉器纹饰最具代表性、最有表现力的典型刀法。 商代刀工一般采取线条率直,衔接拐弯处经常做成接近九十度甚或小于九十度的尖角形式,质坚古朴,刚劲有力,俗称“折铁线”。西周玉人大胆将其改良,去尖角,修曲线,进而大量地使用各式长弧型线条,“特别注重曲线的琢磨,着力营造曲线的审美感”,同时再结合“勾撤一面坡”双阴线技法,使窄阴线、细阳线和宽撤线如影随形,相得益彰,由商代朴拙凝滞的线条变得婉转流畅,优美而富有韵律,从而开创了中华玉文化史上的“美雕时代”。由于主要使用砣具来琢制玉器纹饰,所以阴线的中间部分会显得宽、深、圆,而在阴线的端头出刀部分则呈现尖细形态。 西周玉器纹饰中大量利用弧型阴线,由于是用砣具琢磨出一节节的小线段组接而成曲线,所以在拐弯的边缘上经常会见到歧出的很细小的“毛刺”现象。同是阴刻纹线,西周时期已经能够将其做到细若游丝,优美飘逸。以更加倾斜的角度,琢磨去掉纹线一侧比较宽大范围的地子,从而显露出主纹线,俗称“隐起”,这也是一种常见的刀工技法。镂空技术已经开始广泛地应用,而逗号式镂空是西周典型的纹饰特征。圆雕作品也能够作到神采奕奕,抛光上乘。 西周玉器中利用不规则片状玉料产出的作品相当多,这是西周玉人为了节省宝贵的玉资源而依料敷形。西周片状玉雕动物着重其外形轮廓线的琢磨刻画,也有的做成剪影式效果,仍然能够将各种动物形态的瞬间神韵,惟妙惟肖地表现出来。其中最具特色的是玉鹿,简洁逼真,矫健俊美,神形兼备。 西周玉器的质地与神韵 西周时期对玉的概念应该是比较宽泛的,除了透闪石-阳起石软玉外,还包括蛇纹石、绿松石等。当然我们重点关注的是产于新疆的和田玉。 仅从科学发掘的陕西省张家坡西周贵族井叔家族墓、陕西省扶风强家M1西周贵族墓、河南省三门峡虢国君主墓和山西省曲沃晋侯墓等这些高等级西周墓葬来看,出土的西周玉器,尤其是墓主人身上的玉佩饰,绝大部分材质上乘,作工精良,其中新疆和田玉占有相当大的比例。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视点,即“好工配好料”,玉料和玉工是相辅相成的。西周玉器为什么能够精彩绝伦?首要条件是有缜密的和田美玉作承载体,玉人的天才功力始得以在这个舞台上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西周玉器之纹饰线条,如此的精致细腻,婉转流畅,潇洒飘逸,富有韵律,非西周玉人之力作不见如此鬼斧神工,非新疆和田玉料之缜密不能承载如此纤巧玲珑。玉器愈精美,等级愈高,其玉料的质地也一定愈好,反之亦然。 有人辨识好东西可以凭气场,靠第六感官,好像有点玄乎。但是我们相信,好东西确是有神韵的,西周玉器也是这样。你体会到了吗?正可谓,形可摹,韵可品,神不可追也。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邯郸古玩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handzap.cn/gwxw/29110.html